全球行情
  • 擺股搜索
  • 個股搜索
  • 百度搜索
  • 谷歌搜索
當前位置: 主頁 > 股票書籍 > 股市晴雨表 > 正文
6 預測的特有功能
http://www.teifivalleycheeseproducers.com 擺股網  
  第六章 預測的特有功能 
  
  有兩個華爾街。一個是現實中的華爾街,人們對它的定義正在從無數的錯誤認識中逐漸取得一致;另一個是虛構的華爾街,是喜歡制造新聞的報紙和尋求支持的改客們所描述的華爾街,是經過錯誤的戲劇性闡釋的華爾街,其中的人物并不比50年前老式情節劇中的人物更真實——這些被丑化的形象在屏幕上總有一個令人吃驚卻很無知的對手。我們在第二章中已經很好地介紹了這種很流行的錯誤觀念——電影中的華爾街。 

  
  基本運動是無法操縱的 
  
  一種極其錯誤的觀點認為,操縱行為能使那些權威性的、指導性的股市運動出現偏差,由此對股市晴雨表的有用性提出質疑。筆者本人在華爾街摸爬滾打了26年,此前還曾對倫敦股票交易所、巴黎股票交易所、甚至1895年約翰內斯堡的“在夾縫中求生”的投機活動猖撅的黃金市場有實際的了解。這并沒有什么值得驕傲的,但是在所有這些經歷中(或許并不足道),我不記得有哪一次基本的市場運動是由操縱行為推動或引起的。如果這些話還不能說明,無論在基本運動的最后階段過分投機或過分變現的傾向多么嚴重,所有的牛市和熊市都會在其形成的過程中到結束以前被基本的商業事實證明是合理的,那么這些話仍然是徒勞的。 

  
  一種金融上的不可能性 
  
  這是一個氣勢逼人的表述,但是我相信其中包含的基本道理。當詹姆斯·R·基思決定為那些能夠建立聯合銅業公司卻無法使其股票流通的人推銷22萬股股票時,人們估計他必須在此過程中至少賣出70萬股這種股票。他把價格抬高到票面價格以上,為他的雇主實現了90一96點的凈利潤。這是一次比較小的股票集資活動;但是讓我們假設這次確保基恩成功的基本的牛市是由某個辛迪加制造出來的,它比股市中曾經出現的任何辛迪加都要大并且擁有所有大銀行機構的支持。我們再進一步認為,這個超級辛迪加有能力忽視被我們的鐵路和工業平均指數選中的40種股票以外大量活躍的股票,并能夠拒絕任何合理的公眾觀點。我們還假設,它為使價格上揚而囤積了不是22萬股而是百倍于此的股票,這與它以前的所有活動和信念都是相違背的,卻奇跡般地沒有引起公眾的懷疑。 

  
  任何在小學教室里學過二加二等于四的人都會發現,我們讓自己遇到了一個數學上的不可能性。這個辛迪加肯定不會滿足于低于40點的凈利潤,在它能夠為自己建立起一個廣闊的交易市場(就像基恩為聯合銅業公司所做的那樣)以前,它自己的實際交易量就將達到類似于1.2億股這樣的規模,既使按票面價格計算,這些股票也意味著幾十億美元的融資活動——如此巨額的資金實際上將迫使有關大銀行放棄其他一切業務,集中精力為辛迪加的運轉服務。就美國現存的銀行系統而言,這種辛迪加在任何時候都無法完成這個工作或其中的一部分。難道有人認為聯邦儲備系統的幫助會使這種蘊藏著恐慌的活動成為可能嗎? 

  
  可能存在操縱行為的地方 
  
  辛迪加中的每一位富有的成員必然已經擁有大量的股票、債券、房地產和工業事業,因此考慮到相應的熊市中的情況,這一切將變得更加荒唐,我本人甚至連想都沒想過。當基恩在一次巨大的牛市中獨自發行了美國鋼鐵公司1/25的普通股票時,他擁有強大的標準石油 
集團全部富翁和實權人物的支持。當他發行美國鋼鐵公司普通股和優先股的時候,他的后盾不僅包括偉大的摩根銀行的影響力、還包括加入這個鋼鐵聯盟的每一個集團,以及公眾普遍存在的對這次鋼鐵生產和交易的神奇的、甚至是史無前例的擴張的正確判斷。但是既使擁有這些支持,他能把自己的成績擴大一百倍嗎?研究股市晴雨表以觀察基本運動的商人、銀行家和制造者們能夠完全排斥這樣一種觀念,即操縱行為能夠改變基本運動。 

  
  羅杰·W·巴布森的理論 
  
  但是這種觀念流傳很廣。此處不打算引起或鼓勵爭端,如果我以羅杰;W·巴布森及其著作《商業晴雨表》為例,我相信他能夠理解這并不是為了批評或貶低他的辛勤工作。為使巴布森先生得到公正的對待、我還必須指出此處摘錄的文字出版于1909年(強調符為巴布森先生本人所加): 

  
  “緩慢下滑的市場通常意味著,最優秀的 
  投機者們認為整體的商業狀況將會在不久的將 
  來出現一個蕭條時期;而緩慢上升的市場通常 
  意味著一個繁榮時期,除非這種上升或下降是 
  人為的,由操縱行為造成的。實際上,如果沒 
  有操縱行為,商人們幾乎可以把股票市場視為 
  一個晴雨表,讓這個大市場中的經營者們花費 
  力氣收集決定基本狀況所需的資料,他們自己 
  坐享其成。然而不幸的是,研究股票市場本身 
  并不能把人為的運動和自然的運動區別開來, 
  因此盡管銀行家和商人們可以把股票市場視為 
  一種晴雨表,他們仍然應該對其有限的重要性 
  有個公正的評價。”
  
  ——《用于致富的商業睛雨表》 
  
  羅杰·W·巴布森;1910年第二版 
  
  巴布森先生的圖表 
  
  如果必須在水銀柱很短的晴雨表和總體準確性很差的精密而敏感的無液晴雨表之間進行選擇,我們應該選擇哪一種呢?股市晴雨表并不完善,或許更精確的說法是,正在發展中的閱讀它的方法還遠沒有達到完善的地步。但是這種不完善并不是巴布森先生在此處所設想的那樣。在任何合理的時間長度內,它所具有的預測功能幾乎是絕對正確的。讓我們從巴布森先生本人的圖表中舉幾個例子,分析那些分布在一條持續上升的曲線上下的“污點”,這條曲線代表著國民財富的不斷增加,我們將看到股票市場是如何每次都在巴布森先生取得材料以便在其引人注目的創見性圖表的方框中記錄下來以前預測到它們的。對于那些不熟悉這樣一本有趣的出版物的人來說,可以認為他把自己的表格縱向按月分為12欄,然后再橫向劃出有標號的直線從而形成了他的方框,代表著所有商業事實所涵蓋的區域,貫穿整個表格的一條逐漸上升的中線代表著不斷增加的國民財富。 

  
  股市是如何預測的 
  
  我們可以看到,陰影部分的區域所消耗的時間有逐漸延長的趨勢,而且所需時間越短,蕭條或擴張的程度也越深或越高;根據現實中的可能性,上下兩部分的黑色區域被假定為彼此平衡,至少大體上如此。巴布森圖表中有一個蕭條的黑色區域,它開始于1903年,在當年的后期才發展成可見的空間并在1904年繼續發展,最終于1905年初超過了增長的財富曲線。股市也預見到這個商業蕭條的區域,因為一次基本的熊市運動地1902年9月并一直延續到1903年9月。當市場在1903年9月開始適度上揚并于次年6月出現強勁的牛市時,巴布森先生的蕭條區域仍在繼續,直到1904年末才告結束。盡管市場在1905年9月已經顯示出很強的擴張勢頭,巴布森的圖表卻到1906年才發映出來。但是股市晴雨表預見到巴布森所說的所有擴張趨勢,一次漫長的牛市直到1907年1月才結束——牛市和熊市最終都會走向自我毀滅。 

  
  真正的晴雨表 
  
  巴布森先生的擴張區域在1907年達到最高點,而此時的熊市已經形成并持續了11個月,直到當年12月初才結束,它提前這么長時間預測到巴布森先生精心計算出的蕭條區域,這次蕭條很嚴重卻并不長久,在1908年末結束了。他隨后得出的線上擴張區域直到1908年7月末才在市場表現出來,而股市晴雨表再次預言到一次即將來臨的繁榮,這次牛市產生于1907年12月,在1909年8月達到頂峰,并從這時起同樣正確地提前預測到巴布森先生的下一個蕭條時期;這顯然表明,股票市場是晴雨表而巴布森圖表更像是一個記錄器;當然,與它的辛勤的編撰者具有同樣才智的人們仍然可以從中獲得可貴的對未來的指導性意見。用一個經常被濫用的詞來形容,股市晴雨表是獨一無二的。我們要明白,“獨一無二”這個詞不需任何修飾語。我們的晴雨表不是比較或幾乎或基本上是獨一無二的,只有這一個晴雨表,它是無法復制的。前面簡單的介紹已經表明,它的確能夠提前數月預測到商業的狀況,其他任何指數或指數的綜合體都無法勝任這項工作。我們的氣象當局科學性很高也很能干,經常推翻關于基本天氣情況將發生異常變化的錯誤判斷。這并非想回到冰川時代,它只是告訴我們以前曾出現過災荒和難熬的冬天,其間隔是不確定和無法計算的。當它試圖作出特別預測時——從無數的一般性事件中選出一個特殊性事件——它也只是在猜測。那些在塔夫脫總統宣布就職時恰好在華盛頓的人還記得天氣預報中的那個“溫暖的好天氣”嗎?我在第二天經過賓州鐵路時發現,暴風雨已經把紐約至費城沿線的電線桿全部推倒了。我甚至聽人說有幾輛專列因為距離華盛頓太遠而錯過了那次游行。根據大氣壓強理論,既使是無液晴雨表也只能預測有限的幾小時以后的情況。 

  
   被高估的周期性 
  
  還有其他的編撰物,其中哈佛大學的成果將在更合適的地方受到我們的關注。我總認為所有這些工作都太過于強調周期理論了,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查爾斯·H·道所作的那樣,他把自己喜歡的十年周期劃分為兩個假想中的、實際并不存在的五年的牛市和熊市。但是巴布森先生告訴我們,他的擴張或通貨膨脹區域從時間角度看不是5年而是2年或少于3年,這個區域并不一定會在一次爆發中突然停止,而價格的谷底也未必起因于他的蕭條時期。股票市場的危機可能出現在牛市的中期,例如1901年的北太平洋恐慌;類似于恐慌的事件也可能產生于熊市之中,其發展更加嚴重和迅速,就像1907年那樣。巴布森先生正確地指出,后一種情況將隨后出現一次商業蕭條,而股票市場的下降運動早已預見到這一點。 

  
  如果所有的恐慌和工業危機都是由同樣的原因造成的,并且能通過有節奏的確定性預測出來,那么它們根本就不會發生,因為人們總可以事先預見到它們。這聽起來有些像愛爾蘭“牛”,但是它很可能表明了事實的真相。難道不是愛爾蘭人說愛爾蘭牛與其他牛類的區別在于它總是可以懷孕嗎?我不想在此處深入討論這個周期性問題,因為大量事實證明股票市場并不是由這種理論推動的。 

  
  命令是上帝的第一定律 
  
  如果說華爾街是個總蓄水池,收集著全國每一條細小的資本流,那么它也是個票據清算中心,處理著關于商業事實的每一條信息。我們應該不厭其煩地強調,股市的運動是從這些積累的信息中演變而來的,這些信息的范圍包括建筑和房地產、銀行結算、企業破產、貨幣狀況,國外貿易、黃金流動、商品價格、投資市場、農作物狀況、鐵路收益、政治因素和社會條件,所有這一切還與其他事物有數不清的關聯,每個因素都會對股市產生微小的影響。 

  
  此處可以看到我們在前面討論中提出的論斷是多么的正確:在華爾街沒有人能了解所有的事實,更不要說這些事實的含義了。但是公正而無情的股市晴雨表卻像水銀柱記錄大氣壓那樣把它們記錄下來。股市的運動從來不是偶然的,而且我記得自己曾經指出,歪曲股市的運動以進行欺騙是不會有任何好處的。這一切必然是受某種定律所控制的,我們現在的目的正是要看看自己能否有效地把它歸納出來。喬治·W·凱布爾在多年以前曾說過:“我們所說的機會或許就是某種定律的機理,這種定律如此浩渺,以至于我們一生中只能一兩次觸摸到它的軌跡。” 

  
  我們不必讓自己迷失在宿命論和先驗論的泥沼里,也不必把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仟悔視為一種荒唐行為,認為生命只是一個接一個的令人詛咒的事。但是我們應該明白,命令是上帝的第一定律,而股票交易所或其他地方的有機社會總傾向于遵守這個定律,既使獨立的個人智慧并不足以掌握它。



   
   
   
  
分享給朋友 】 【關閉
全球市場行情
中國
亞太
北美
歐洲
贊助商鏈接
推薦文章
贊助商鏈接
熱點文章
百胜钻石 邯郸县 | 新化县 | 盱眙县 | 泾源县 | 霍城县 | 霍林郭勒市 | 蒲城县 | 桐乡市 | 广汉市 | 太和县 | 昔阳县 | 庄浪县 | 东明县 | 射阳县 | 合江县 | 闻喜县 | 甘泉县 | 疏附县 | 邢台市 | 怀柔区 | 沙坪坝区 | 孟州市 | 日照市 | 贵阳市 | 海原县 | 郯城县 | 伊春市 | 东港市 | 运城市 | 汉中市 | 尤溪县 | 疏勒县 | 诸暨市 | 青川县 | 岳普湖县 | 九龙坡区 | 翁源县 | 南木林县 | 平遥县 | 平阳县 | 赣州市 | 温州市 | 尚义县 | 井陉县 | 二连浩特市 | 呼和浩特市 | 莒南县 | 静海县 | 赤壁市 | 凌海市 | 汕尾市 | 尚义县 | 塔河县 | 张家港市 | 鄂托克旗 | 望江县 | 祥云县 | 崇文区 | 铁岭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新乡县 | 雅安市 | 福州市 | 长阳 | 兴和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中牟县 | 柯坪县 | 太谷县 | 桂东县 | 察哈 | 张家界市 | 罗山县 | 合江县 | 鄢陵县 | 盐城市 | 达尔 | 巴林右旗 | 沈丘县 | 彭水 | 库伦旗 | 改则县 | 如东县 | 天峨县 | 浙江省 | 定结县 | 湘阴县 | 简阳市 | 礼泉县 | 买车 | 收藏 | 临湘市 | 桂阳县 | 新建县 | 武鸣县 | 镇江市 | 静海县 | 泸水县 | 雷州市 | 兴隆县 | 沅陵县 | 开远市 | 鄂州市 | 大化 | 南郑县 | 安溪县 | 宣恩县 | 蒲江县 | 凯里市 | 攀枝花市 | 巴东县 | 建德市 | 泗阳县 | 牙克石市 | 若尔盖县 | 山西省 | 肥东县 | 中西区 | 商城县 | 八宿县 | 自治县 | 浦东新区 | 扬州市 | 巴南区 | 大埔区 | 前郭尔 | 盈江县 | 江油市 | 罗江县 | 隆回县 | 土默特右旗 | 无为县 | 焉耆 | 兰溪市 | 望都县 | 太保市 | 阳信县 | 区。 | 瑞丽市 | 和林格尔县 | 香格里拉县 | 海盐县 | 临安市 | 德清县 | 新沂市 | 闽清县 | 襄汾县 | 庐江县 | 邮箱 | 竹山县 | 锡林浩特市 | 准格尔旗 | 呈贡县 | 石泉县 | 嘉荫县 | 青神县 | 吉木乃县 | 黑龙江省 | 淄博市 | 泾源县 | 积石山 | 蒲城县 | 盐池县 | 疏勒县 | 吉隆县 | 长沙县 | 绥滨县 | 奇台县 | 安岳县 | 舞阳县 | 神池县 | 巴中市 | 吴桥县 | 胶州市 | 县级市 | 高平市 | 金阳县 | 革吉县 | 黄陵县 | 囊谦县 | 巨鹿县 | 房产 | 金阳县 | 通山县 | 来安县 | 吉林省 | 西吉县 | 济宁市 | 永和县 | 汉川市 | 尖扎县 | 宿松县 | 筠连县 | 陇西县 | 榆社县 | 鸡东县 | 拜泉县 | 盐城市 | 闵行区 | 高碑店市 | 泽州县 | 关岭 | 当阳市 | 象山县 | 苗栗市 | 洛宁县 | 特克斯县 | 黄石市 | 科尔 | 绥芬河市 | 苍梧县 | 车险 | 平顺县 | 仪征市 | 怀宁县 | 黑河市 | 溧阳市 | 灯塔市 | 手游 | 喜德县 | 定陶县 | 汾阳市 | 米林县 | 丰城市 | 永靖县 | 项城市 | 民勤县 | 滁州市 | 惠州市 | 喜德县 | 斗六市 | 永和县 | 怀安县 | 怀安县 | 伽师县 | 玉门市 | 昌宁县 | 郸城县 | 额济纳旗 | 本溪 | 漯河市 | 庄河市 | 澄江县 | 苍南县 | 洪雅县 | 富川 | 镇赉县 | 广汉市 | 云龙县 | 镇雄县 | 甘孜县 | 邯郸县 | 新化县 | 盱眙县 | 泾源县 | 霍城县 | 霍林郭勒市 | 蒲城县 | 桐乡市 | 广汉市 | 太和县 | 昔阳县 | 庄浪县 | 东明县 | 射阳县 | 合江县 | 闻喜县 | 甘泉县 | 疏附县 | 邢台市 | 怀柔区 | 沙坪坝区 | 孟州市 | 日照市 | 贵阳市 | 海原县 | 郯城县 | 伊春市 | 东港市 | 运城市 | 汉中市 | 尤溪县 | 疏勒县 | 诸暨市 | 青川县 | 岳普湖县 | 九龙坡区 | 翁源县 | 南木林县 | 平遥县 | 平阳县 | 赣州市 | 温州市 | 尚义县 | 井陉县 | 二连浩特市 | 呼和浩特市 | 莒南县 | 静海县 | 赤壁市 | 凌海市 | 汕尾市 | 尚义县 | 塔河县 | 张家港市 | 鄂托克旗 | 望江县 | 祥云县 | 崇文区 | 铁岭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新乡县 | 雅安市 | 福州市 | 长阳 | 兴和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中牟县 | 柯坪县 | 太谷县 | 桂东县 | 察哈 | 张家界市 | 罗山县 | 合江县 | 鄢陵县 | 盐城市 | 达尔 | 巴林右旗 | 沈丘县 | 彭水 | 库伦旗 | 改则县 | 如东县 | 天峨县 | 浙江省 | 定结县 | 湘阴县 | 简阳市 | 礼泉县 | 买车 | 收藏 | 临湘市 | 桂阳县 | 新建县 | 武鸣县 | 镇江市 | 静海县 | 泸水县 | 雷州市 | 兴隆县 | 沅陵县 | 开远市 | 鄂州市 | 大化 | 南郑县 | 安溪县 | 宣恩县 | 蒲江县 | 凯里市 | 攀枝花市 | 巴东县 | 建德市 | 泗阳县 | 牙克石市 | 若尔盖县 | 山西省 | 肥东县 | 中西区 | 商城县 | 八宿县 | 自治县 | 浦东新区 | 扬州市 | 巴南区 | 大埔区 | 前郭尔 | 盈江县 | 江油市 | 罗江县 | 隆回县 | 土默特右旗 | 无为县 | 焉耆 | 兰溪市 | 望都县 | 太保市 | 阳信县 | 区。 | 瑞丽市 | 和林格尔县 | 香格里拉县 | 海盐县 | 临安市 | 德清县 | 新沂市 | 闽清县 | 襄汾县 | 庐江县 | 邮箱 | 竹山县 | 锡林浩特市 | 准格尔旗 | 呈贡县 | 石泉县 | 嘉荫县 | 青神县 | 吉木乃县 | 黑龙江省 | 淄博市 | 泾源县 | 积石山 | 蒲城县 | 盐池县 | 疏勒县 | 吉隆县 | 长沙县 | 绥滨县 | 奇台县 | 安岳县 | 舞阳县 | 神池县 | 巴中市 | 吴桥县 | 胶州市 | 县级市 | 高平市 | 金阳县 | 革吉县 | 黄陵县 | 囊谦县 | 巨鹿县 | 房产 | 金阳县 | 通山县 | 来安县 | 吉林省 | 西吉县 | 济宁市 | 永和县 | 汉川市 | 尖扎县 | 宿松县 | 筠连县 | 陇西县 | 榆社县 | 鸡东县 | 拜泉县 | 盐城市 | 闵行区 | 高碑店市 | 泽州县 | 关岭 | 当阳市 | 象山县 | 苗栗市 | 洛宁县 | 特克斯县 | 黄石市 | 科尔 | 绥芬河市 | 苍梧县 | 车险 | 平顺县 | 仪征市 | 怀宁县 | 黑河市 | 溧阳市 | 灯塔市 | 手游 | 喜德县 | 定陶县 | 汾阳市 | 米林县 | 丰城市 | 永靖县 | 项城市 | 民勤县 | 滁州市 | 惠州市 | 喜德县 | 斗六市 | 永和县 | 怀安县 | 怀安县 | 伽师县 | 玉门市 | 昌宁县 | 郸城县 | 额济纳旗 | 本溪 | 漯河市 | 庄河市 | 澄江县 | 苍南县 | 洪雅县 | 富川 | 镇赉县 | 广汉市 | 云龙县 | 镇雄县 | 甘孜县 |